巴西柔術

啟程


我大概是在2016年年底,因為當時一個病人介紹而因緣際會去試上了一堂巴西柔術課,老實說,當時的第一堂課讓我覺得沒有很自在,因為那堂課裡我是唯一的女生,我們那天的上課內容是全防禦(如下圖),而全防禦在我當時以一個「普通人」的眼光來看覺得男生和女生一起做是很怪異的事,所以當下上完那堂課後我並沒有立刻加入。一直到了過幾週後,台北剛好有舉辦巴西柔術的比賽,我到了現場觀戰,對於整個比賽的過程感到很驚艷,心裡覺得「哇!這真是太帥氣了!」我才開啟了我的巴西柔術之旅。

 

全防禦示意圖(筆者為下位白色道袍)

 

什麼是巴西柔術
巴西柔術,是一種技擊類運動,比賽是由兩人從站姿開始,將對方帶到地板後進行有效地控制,並且以關節技或是絞技降伏對手作為最終目標。而我會把它定義成是一個讓人很沮喪的運動,因為起初三個月內,即便我一週很穩定去上三至四次課,我依然是不知道在幹嘛的。它不像是一般的運動,你可以花個半小時搞懂規則,然後就開始「玩」,至少是知道自己在玩什麼。但巴西柔術完全不是,我第一次去參加正式的比賽是在我訓練的兩個月半月後,我當時還是不太清楚規則,正因為這項運動很複雜、博大精深,也是極少數拿到黑帶需要至少十年以上的項目,也有人一輩子都拿不到。

我的巴西柔術之旅
在開始練習的第一年內,我都盡可能地去參加比賽,而這一年內的戰果是慘不忍睹,除了輸還是輸,除此之外,我還飛到馬尼拉參加了第一場IBJJF(算是世界最大最有名的巴西柔術聯盟之一)的比賽,我第一場比賽就輸了,更沮喪的是,我還把我右邊的膝蓋內側副韌帶弄了個撕裂傷。不過說也奇怪我反而像是打不死的蟑螂,雖然我大概花了兩個月才恢復到真正訓練,這之間我還是出席每堂課,旁聽抄筆記,並沒有讓這個受傷停止我對於巴西柔術的熱愛。

第二年內,我開始在比賽中嚐到的「贏」的滋味,我比較開始知道我在比賽中在做什麼,起初只是分數上的勝利(比賽中若是無法降伏對手的話在得到一些優勢的位置會有特定分數),接著我開始第一次在比賽中可以降伏對手,慢慢的我的成功機會也越來越高了!

 


2018年3月DUMAU公開賽-第一次在一天內的比賽中拿到這麼多獎牌:三金一銀

 


2018東京公開賽-亞洲最大的IBJJF賽事-第一次在國外嚐到贏的滋味,我的老闆更是佛心把全公司帶來東京員工旅遊看我比賽了

把自己當成運動員在準備比賽的物理治療師
身為一個熱愛運動的物理治療師,我真的是把自己當成一個運動員在練習,除了我在巴西柔術專上的訓練外,我也是在肌力與體能訓練上做了不少努力。除了平均一週練習三至四次的巴西柔術外,我也會進健身房三次做力量的訓練,比賽前也會特別加強敏捷速度、心肺的訓練。而感謝我的工作,活動度、瑜伽的伸展也只是剛好我工作的一部份,有了這些才得以讓我在練習一年後基本上都不太有運動傷害(當然我相信有很大的原因是物理治療的背景有事半功倍的效果)。減重也是準備比賽中很有趣的一部份,我從第一個比賽是比<63kg的量級演進到比<57kg的量級,而現在到了<52kg的量級。在整個準備比賽的過程中,我開始很注重飲食的控制,其中包括碳水的攝取、飲水量、營養品,甚至到了比賽前幾天要為脫水做準備,我還真的是什麼招都體驗過了!比如說穿雨衣跑步、桑拿蒸氣浴、泡鹽水浴、最後一週利用鹽分和水分來調節體重等等,現在想起來還是挺熱血的!在這些過程中其實也是一個不斷認識自己身體的過程。而在開始練習巴西柔術後,我更能體會我的客戶-那些受運動傷害所苦的運動員或是普羅大眾-那顆想儘速回到運動場上的心,也可以用自身的經驗來告訴他們我們物理治療師可以做些什麼,而那些他們可能最不在意的無聊事-其實的是我自己會做的事也是最重要的事-比如說恢復訓練、飲食、睡眠甚至是心態建設,這些都能幫助我在傳達這些信念上更有說服力。



在升上藍帶後的第一場比賽

 


除了道服的比賽,巴西柔術也有「無道服」的項目

 

在2019年11月我很榮幸地能夠跟台灣的柔術隊伍一起到阿布達比參加世錦賽,以隨隊治療師的名義,更榮幸的是,我還一起在世界級的殿堂裡以選手的身份比賽,雖然我自己的比賽結果不是很滿意啦哈哈,不過可以跟來自世界各地的高手切磋切磋真的很幸福!


 

2019阿布達比世錦賽-巨大的場館外觀/比賽過程照

如果想了解更多有關巴西柔術或是比賽相關資訊可以看以下連結
中華巴西柔術協會
http://www.ctbjja.org/zh/%e5%b7%b4%e8%a5%bf%e6%9f%94%e8%a1%93/
(絕對不會自肥這個頁面的封面照是我XD)

台灣柔術總會
http://tjjf.org.tw/about/

 

(作者係PT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