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家說會_下篇

記得去年孤身一人參加開幕典禮以及家長座談會,覺得興奮又同時覺得孤獨,看著別人都有父母的陪伴,不知不覺有點鼻酸,但很開心的是第一次以台大物治學生的身份進入醫學院和系館。

很快地一年過去了,我再度參加此活動,不是以新生的身份,而是以學姊兼工作人員的身份參加。看著新生們紛紛入場,稚嫩又懵懂,彷彿看見去年的我,其中也有少部分新生是自己來參加活動的,心中真的感同身受且佩服他們。

今年新生是第一屆全面採六年制的學生,所以一開始我在想一定很多家長對六年制充滿許多問題想要提問,不過我們這桌都沒有問到關於六年制的問題,反而都是問一些跟大學生活有關的問題,像是台大以及醫學院附近的食物、交通問題,然而比較特別的是,因為居正老師有事不克前來參加,所以由他的學生黃崇舜博士,也是我們的大學長代替他參加,而有個家長就請問他許多碩博士的問題,像是唸完碩博士大概要幾年,考到執照後出去開業有什麼條件、開業的人多嗎,修法相關的問題也有家長問到,而學生們問的問題大概都是圍繞在社團、住宿、選課、腳踏車等,剛好當天同屆的何彥霖有來幫忙,所以我跟他一起回答學生們的問題。

然而我們問了學弟妹為什麼選擇物治,陳同學表示因為喜歡運動,加上喜歡生物方面的科目所以選擇物治,因為成大的學碩合一,讓他本來還在台大、成大之間猶豫,最後開玩笑說成大離家太近而選擇台大。

黃同學表示她本身對物治很有興趣,學測時選擇了台大、陽明、成大的物治,三間都正取,但最後選擇了台大,而因為成大的學碩合一,讓陳豪彬同學本來還在台大、成大之間猶豫,最後開玩笑說成大離家太近而選擇台大

劉同學是第四桌唯一有家長陪伴的同學,看得出來她的母親對於她的一切事情非常上心,從生活方面到物治未來出路的問題全都問過一輪 ,還分享了她本來可以上國防大學醫學系,結果因為女生名額太少,導致她排不上正取,成績比她差的男生都排得上正取,相當可惜。不過我也和他母親說我們台大物治真的不錯,撇除現實方面(金錢、地位)來說,物治這個專業其實非常實用,不管在什麼領域,都能看見物治的影子。然而行行出狀元,不管選擇從事什麼樣的行業,一定都能闖出屬於自己的一片天。

 

卓逸飛:

這次參加新生開幕,其實碰到的問題和過程幾乎都和我大一剛入學的時候差不多,多活了兩年剛好回頭看看自己當年的樣子,提醒自己不能慢下腳步,學習不能停止。還沒真正進入這領域學習前會比較聚焦在一些美好的故事上,開始念書之後就覺得自己還有太多不足之處,一切成果得之不易。

這桌桌長是趙老師,主要都是家長在問問題,以下整理一些提問與老師的回答:

 

問題一:聽說國外不承認我們的DPT,我們無法去國外執業嗎?

答: 不是這樣的概念。要考執業證照,必須把修過的課程送審,確定哪些可以箱底哪些不行。若都可相抵,就可以考;若學分有差,就要把有缺的學分補足,補完才能考執照。這對各國來說都是這樣,拿美國的執照不能在台灣執業,拿澳洲的執照同樣不能在美國執業。

 

問題二:台灣的物理治療所多嗎?走在路上好上都沒什麼印象?

答: 現在全台四百多家(補充: 相比seven還是少了點)

 

問題三:學生進來後需要具備哪些重要能力?

答: 以課業來說,解剖學要念好,這些基礎課程若沒有下功夫念扎實,越到後面越補不起來

 

問題四:仿間的整脊和民俗療法?

答: 國外的整脊師是Doctor,台灣則沒有相對應的學制,所以就算主管機關想要列管也有困難。沒有相關醫療法規規範,發生糾紛就只能用消保法處理。

 

問題五:請問老師為何會進來台大當教授?不會有職業倦怠嗎?

答: 因緣際會,這中間也發生了很多事。這個行業每年都在變化,事情真的很多,所以沒有太多疲乏感。

(作者係PT107、108大學部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