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背後的「黑手 」

黑手修車我修選手。

還記得6年前,剛從國訓中心的替代役男物理治療師轉換身份為國訓中心的物理治療師時,一位舉重選手給我抽一張恩典卡,上面寫著「這是選擇價值與價格的時候,許多高價格卻沒有長遠價值的事不斷向你招手,它們要引導你逃避生命的命定,你要釐清什麼是最終取悅的目標。你是有影響力的人,許多你選的起初微小,現在都長大了,你像酵素,雖然你出力了,環境改變了,沒有人紀念你的功勞,但我紀念你,你在別人的事上忠心,我要將屬你的東西給你。」當時我並不明瞭其中的含意,只想做自己認定的事情,一直到郭婞淳拿到奧運會金牌後的幾天,從臉書回顧看到當時的紀錄,滿滿的情緒湧現出來。回首這六年,多少次想轉向價格,放棄我認定的價值,但我還是選擇的後者,咬緊牙關撐下去。如同莫泊桑的名言「生活不可能像你想得那麼美好,但也不會像你想得那麼糟,人的脆弱和堅強都超乎自己的想像。有時,我可能脆弱的一句話就淚流滿面。有時,也發現自己咬著牙走了很長的路。」

 

回想起一開始當替代役男時的堅持—儘管我研究所是探討中風病人的功能恢復與大腦活化改變的議題,但我是物理治療師,國訓中心的選手需要我的協助,我就必定要拿出專業來協助他們。從運動貼布什麼是什麼都分不清楚、也不會使用肌內效貼布,拿起以前的運動傷害相關的講義出來複習、每晚使用運動貼布練習腳踝貼紮,還記得那時候練習撕白貼到手指都破皮,還是繼續練習。到現在能夠很快掌握到不同競技項目的特色,立即處理選手的主訴,改善他們需要的功能性活動,這一切都源自於身為物理治療師的使命感,我必須讓他們能夠盡情的在他們舞台上揮灑他們的汗水,展現他們艱苦訓練的成果。

 

但人生不是一帆風順的,平靜的海域下是否會有暗礁、遠方是否會突然出現暴風雨、風向是否改變而改變了航途。不管如何,自身的個人特質與好習慣終究會將自己導向對的航路上。與郭婞淳合作將近七年,從她身上我看到驚人的自律、堅定目標就永不放棄及對自已嚴格要求等特質,也深深地影響我。在賽期前一個多月,只要訓練抓舉、挺舉時,她就會要求今天訓練的總和要超過240公斤,若動作技術覺得哪裡不順暢,就會針對特定的項目做訓練,不會盲目的執行訓練課表,會適時地與教練討論並修正,這也是我在菁英選手中看到和其他選手不一樣的地方。為了支撐她的高強度訓練,我必須規劃物理治療策略,用盡全力促進她的身體疲勞恢復。我不再像剛踏入運動競技物理治療的菜鳥,只針對選手的主訴去處置,哪裡痛就治療哪裡,不曾將他們的專項動作,融入我的物理治療策略之中。我開始分析他們每一個專項技術,也會跟選手討論各個專項技術的特點,更清楚了解要執行高技術動作出來,必須要有特定的基礎能力,才能做出來。關節活動度不夠、在特定角度下肌肉力量出不來等,那麼他們在執行技術時,就會做不出這項動作技術,而做不出來或做不好,就會增加運動傷害的風險。投入在此花了很多心血、時間,工時也長到驚人,但我甘之如飴。

還記得前幾年有一個剛新進的學妹問我有沒有推薦的進修課程可以增進自己的能力。我跟她說「我很少會去上那些課程,一方面太貴,我的薪水沒辦法讓我想去上什麼新穎的課程就花錢去上課;另一方面是沒時間,在高工時的壓力下,週日是我的寶貴休息時間,我沒辦法再花大錢的前提下,還要用這個時間去進修。」但事後回想到這件事情,我發現我的物理治療策略有很多概念是深受柴惠敏老師的影響與啟發。柴老師利用她的閒暇時間來國訓中心與我們分享她的運動競技物理治療與防護經驗,這些東西並不是馬上就影響到我的策略,而是在這幾年中潛移默化讓我的策略漸漸形成到上述的內容。若下次又有學弟妹詢問我有沒有推薦的進修課程,我應該就會說「常常與經驗豐富的人討論、聽取他們的經歷,檢視自己的物理治療策略、慢慢修正,遠勝於你花錢去上新穎的課程,卻無法將其核心思想吸收,轉化成增進自己的能力。」

奧運賽前訓練後,協助伸展收操

肩部肌內效貼紮

東京奧運選手村內五環合影

(作者係周詣倫物理治療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