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花學運醫療志工

  • 2019-04-18 05:22:38

太陽花學運醫療志工 - 黃崇舜

這是個很特殊的服務經驗。找到了很適當的時間和瑋珊一同前往,還在醫療總站遇到高中同學的護理師。被分派到鎮江站後隨即就有學運志工需要被治療。一個早上遇到三個病人。第一位是長期工作導致的全身性疲勞與足跟墊疼痛,第二位判斷是ulnar nerve tension太高產生神經症狀,第三位為長期靜坐導致的頸部與下背痠痛。由於第一位治療的患者是物資總長,所以我和瑋珊做了比較完整的肌肉放鬆,並在疼痛的heel pad做了避震的貼紮,希望讓這位重要的志工更有效率地協助學運。三位病人都有提供適當衛教來減少他們症狀的程度與發生頻率。這次很開心能以自身專業來為學運盡一份心力,我們PT也讓同學與其他醫療人員感受到其重要性。

 

穿上白袍 - 黃卉君

穿上白袍,醫療本為中立。人們的需要,就是我們存在的意義,這是我對醫療的初衷。

我是從3/20開始到立院醫療志工團幫忙,各醫療站的人員分配從一開始只需醫師及護理師的情況下,到現在每站都會要求有固定人數的PT,這樣的轉變是由許多PT一起努力的,而藉由這次的志工團服務,對於PT的推廣確實讓許多醫療專業人員更了解我們可以做什麼,並且甚至只要一遇到民眾是肌肉骨骼方面的問題,其他的醫療人員會直接跟民眾說我們這裡有專業的物理治療師可以幫你;或者有一次一位護理師直接跟我說,她這次來志工團改變了她對物理治療師的認知,因為通常病房的病人若需要復健的話,護理人員只知道要送他們到復健部做復健,但從來不是很了解到底做了什麼,但這次的經驗讓他們很佩服我們的專業;又更甚至在服務的空檔之餘,大家會開始詢問我有關一些他們遇到的健康問題,並希望我能提供一些專業的建議,而這些專業上的交流是超乎我預期的,但我想這次的志工團確實讓不少民眾及醫療人員更了解我們的專業,唯有讓更多人知道我們可以做什麼,這樣一來在他們需要時,才會想到可以來找PT。

志工團內的醫療人員包含醫師、中醫師、牙醫師、護理師、心理師、治療師、醫學生等醫療人員,在那環境中,各科的轉診及討論是非常快速的,而大部分的受傷類型除了一般皮外傷、胃痛、頭暈、感冒等主要由醫師及護理師介入外,其他常見的問題包含長期久坐的肩頸痠痛和下背痛、不慎跌倒的急性腳踝扭傷及站太久所造成的小腿後側疼痛或是足跟疼痛,這些都是PT可以直接處理的,而各醫療站也都備有肌貼及白貼。我曾在3/20當天就遇到一位非常急性的腳踝扭傷民眾,當時他是由朋友攙扶下來到急救站,由於那時的急救站設備還未充足,因此那時我是在其他醫療人員幫忙打燈及幫忙扶住病人的腳的情況下,立即幫患者做腳踝的固定,而在那當下真的會非常以身為PT為榮,因為那時只有PT能做立即的處置。除了上述常見的問題之外,我也曾在行政院事件後遇到兩位讓我非常印象深刻的患者,其中一位是位女學生,她來的時候是因為膝蓋破皮因此需要簡單的包紮,但站在她一旁的我發現她有些特別的地方,如講話聲音較小、眼睛不太敢直視其他人且手指也會有些不自主的細微顫抖,雖然PT沒有受過心理方面的訓練,但在行政院事件後,確實不能忽略它對於當時在場人員心理方面的影響,因此在當時我開始詢問她怎麼受傷的,在哪裡受傷的,後來才發現她當時也有在行政院周圍,雖沒有直接的受傷,但是那晚親眼看到的畫面讓她及她的同學們在事後崩潰大哭,所幸當時有位OT在醫療站內,立即找OT幫忙處理這位學生的問題,但要不是當時有多問了幾句,真的很擔心就會讓這樣的創傷一直成為她的夢魘。另一位則是腰痛的男學生,他來醫療站主要的問題是腰椎旁有明顯的痛點,在理學檢查的時候,從外觀上發現有很明顯的腫包,並在觸診時有非常強烈的疼痛反應,輕輕一碰病人身體馬上彈起,經問診時發現,他受傷的原因為當時強烈水柱噴射時所造成的,但那當下只有輕微的疼痛,而過了一個晚上後,疼痛感才逐漸增強,對於這樣的患者,我當時先確認是否有骨折的問題後,使用肌貼消腫及使用彈貼固定,以盡量使他的肌肉能好好修復,並給予衛教及告知他若有哪些症狀時則須立即就醫。

太陽花學運,對於這世代的我們確實是非常大的歷史轉捩點,不論支持也好反對也好,只希望身為公民的我們能更關心這個社會,而藉由這次學運所得到的成長,絕不是只有上述的PT推廣及病患類型(本次投稿的題目需求)而已。對於社會脈動的體認及對未來發展的可能,這些都是實實在在與我們未來生活所相關,唯有去關心與關注每個細節,唯有靜下心來冷靜的判斷,唯有打開心胸聆聽各種聲音,慢慢地思考,理性的分析,才能做出屬於自己的抉擇,不論結果如何,至少我們身在其中,而不冷眼看待,這,就夠了。

(作者係本系研究所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