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醫服務,傳情於心

何其有幸能在這紛亂的一年中再訪新竹尖石部落。

隨著山間小路蜿蜒而上,映入眼簾的是熟悉的景色。因為這次的行程較以往緊湊,在田埔落腳後,便開始一連串的家訪行程。

 

一開始,我們這一組只有我有過訪視的經驗。我想著,在經歷去年家訪的磨練後,不能再一直躲在學長姊的庇護下,要主動出擊,雖然之中還是不乏有一些緊張、錯誤或是舉步不前。我很謝謝組內的藥學大學長培瑄,總是在家訪過後的回程路上與我反思、討論剛剛家訪的狀況,告訴我跟個案的互動中能了解到什麼,從個案的資訊中能給出什麼建議,以及一些知識的補充。

在家訪石磊部落途中,有遇到去年來義診的居民。讓我沮喪的是,他的症狀在這一年之中沒有獲得改善。可能是因為我們無法持續上山關注他們的狀況,當時舒緩過後並沒有一直依從著後續的治療,所以才會維持現狀。此病人依從度較低,可以跟家人說明,試著督促其參與治療。

家訪之中,鎮西堡最讓我印象深刻。我們遇到了那裡先前的牧師及師母,他們跟我們講了許多村落面臨的困難。第一,鎮西堡是一個非常偏遠的村落。其實在我們去程時就深深體會到,鎮西堡距離我們所住的田埔有多麼的遙遠,更不用說到山下所要花費的時間了。師母說如果居民要去大醫院就診的話,從山上到山下就要足足花上一天的時間。而如此的長途跋涉,也不利於急救。山上的意外都滿特殊的,長時間的搬運可能會錯過黃金救援時間。第二,居民大多務農,肌肉骨骼的問題居多。雖有醫師會來巡診給藥,但師母說用藥治療並不是長久之計,且居民考慮經濟能力也多不選擇開刀。若能成立復健站長期照看居民的身體問題,為他們矯正姿勢,對居民也是比較好的。

我想,明年上山時可在鎮西堡開設義診點,先了解居民的問題是什麼並蒐集病歷資料,去思考未來能幫助他們什麼。

 

讓我又緊張又大開眼界的莫過於case study了。去年只有跟自己組員討論家訪個案並填寫資料,這次是第一次上台與其他隊員分享。雖然突然遇到新任務而不知所措,但這些將會是經驗的累積,可以讓我思考怎麼以物理治療的角度去看一個病人,以及要如何將這些資訊告訴其他的領域的組員。這在未來實習及臨床工作上非常重要,像是提前參與了訓練呢。

 

讓我覺得很棒的是,今年加了文化組這個組別。我很喜歡他們說的一個概念,其實我們到山上,並沒有存在著服務者與被服務者這種體現階級的關係。我們與尖石的居民是處於相互關係的,是可以成為好朋友的。所以透過去認識山上的語言,也就是每晚的族語小教室學習,還有參與農忙去了解他們生活型態、種植的農作物,以及聆聽文化組分享與長老、山上服務機構的人員的訪談,對我們來說,也是更靠近他們一步。

今年的上山是充實的。好的方面來看,總覺得比去年的自己更加成熟了不少。家訪時能打頭陣,作為第一個與居民開啟話題並延續下去的人;去年懵懂無知的我已經能上台教導其他人關於物治的衛教;也開始能以學習到的知識在病人上做思考。但是,不足的地方也很多。不夠勇敢,在很多不確定的事情面前,自己會裹足不前,像是家訪時可能會因為被前一家拒絕訪視而有所卻步,或是在評估過程中會一直懷疑自己做的是不是對的;專業知識了解太少,一直以來都要持續加強的項目;觀看主題的面向太過狹隘,未來要不吝嗇多問多聽多看多學習。

這次服務隊最讓我感到可惜的,是沒辦法進行義診的服務。雖然家訪途中也能稍微幫助居民們看看身體狀況,但遠遠不及義診時能給治療那樣多。在義診中,自己也能學到對待病人的方式以及處理病症的手法。不過,家訪的重要性也是非常大的,除了能每年上山陪伴居民身旁關心他們、聊聊天,也能記錄下他們的身體狀況,以讓來年上山的其他人們做定期的後續追蹤。

明年,我還會再來的!

(撰文者為本系學士班大三b07學生)